镇沅在线-云南镇沅生活,概况,镇沅旅游,娱乐,小吃,特产,商家,企业,人才招聘,二手信息,

媒体:奥赛停了,怎样叩开好学校大门

发布时间:2018-03-11 18:22:08  来源:网络
核心提示: “这次会彻底让奥数热刹车吗?我们当年也经历了‘减负’,一纸通知所有的辅导班都停课了。”今年30岁的张颖,还记得18年前自己经历的那...

媒体:奥赛停了,怎样叩开好学校大门

“这次会彻底让奥数热刹车吗?我们当年也经历了‘减负’,一纸通知所有的辅导班都停课了。”今年30岁的张颖,还记得18年前自己经历的那次“减负”,“但是没几年,奥数班又恢复了,晚一两年的学弟学妹们还是照学不误。”

在距离开赛只有10天的情况下,创办于1986年、已经连续举办31年的老牌奥数竞赛“华杯赛”决赛停赛了。此外,还有多个由培训机构举办的杯赛也已停办,如“学而思杯”改为内部综合能力测试。在广东省影响力较大的省小学数学联赛,原本近日启动的报名工作也突然暂停。近日,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要求“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坚决查处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行为”,而这已经不是有关部门第一次对义务教育阶段培训机构组织的各类杯赛“喊卡”了。

学校资源退出,培训机构进来

从1955年教育部发出《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以来,针对中小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国家层面发布的减负令已经有9道,地方出台的“减负令”已达三位数。

“减负还是带来一定变化的。”对比了9岁儿子和自己当年的习题册,如今从事互联网工作的任伯辉告诉笔者,“以前,我们的作业是重复性的,比如机械性地重复做同类题,减少出错机会,而现在的作业,许多是发散式引导孩子去思考。”

在之前一段时期,减负主要瞄准的是学校给学生带来的课业负担,比如超量的作业,过多的课程等,通过授课模式的改革和教学时间调整,学校里的课业负担是减轻了,但家长和学生的事实负担却没有减少。

“比如很多社会实践类作业,学校根本没有资源,最终都是靠动用家长的资源来完成。这就是为什么写个作业最后要让家长陪绑。”女儿上小学四年级的胡慧慧说。

北京市朝阳区某居委会工作人员则向笔者坦言,“一到假期就有很多小学生来盖章,是为了完成学校实践作业,但居委会的学习空间和社会资源也是有限的。”

当学校教育从很多方面退出时,校外培训机构就会进来,这其中也包括了各类杯赛的辅导班。“三四点就放学了,家长不可能接,也不可能“放羊”,所以才给孩子报名学奥数。”胡慧慧说,“现在很多辅导机构都不敢打‘奥数’的广告,都说是什么数学培训,但你打电话过去,人家就会明确告诉你是奥数班。”笔者按照胡慧慧说的方式联系了多家培训机构,这些培训机构的网站上,课程介绍里都没有“奥赛”字眼,但与课程经理对话后,均表示就是“奥数班”,“不管今年让不让比赛,您得让孩子先上着,万一过段时间放松了,到毕业时就有用了。”

有受访者表示,奥数本身并没有错,它为那些深具潜质与秉赋的孩子预留了脱颖而出的空间,如何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成才途径,也是一个值得考量的话题。

小学培训费用贵过高三

并不是每个家长都像胡慧慧一样,只是把辅导班当作“帮忙看孩子”的地方,许多家长是寄希望于孩子通过这些辅导班,得到进入知名学校的机会。

对此,张颖有过切肤之痛。“我小学那年也是遇上了奥赛停办,大家都没有了名校的入场券,结果电脑派位去了一个差学校。学校里课堂纪律很乱,连课都上不下去,英语老师自己发音都不标准。”尽管后来张颖中考考上了重点高中,但是她发现自己的基础并没有打好,“高一第一堂英语课,重点高中的老师上来就是英语讲课,我根本听不懂,让站起来念课文,我一开口就贻笑大方了。”尽管后来的历次英语笔试类考试都得分不错,但口语一直都是张颖的短板。

教育资源的不均衡,导致家长们试图抓住每一根“或许管用的稻草”,在许多家长眼中,各类竞赛哪怕是培训机构所办,也是名校的敲门砖,所谓“占坑”机会,辅导机构也藉此调高价码。笔者咨询在京多家培训机构发现,同样是数学课,小学三年级的学费普遍是高中三年级的两倍,以2个半小时一节课为例,辅导机构高三数学8~10次课的价格在1000~1500元左右,而小学数学同样时段的价格则在2000~3000元左右。

“诚然,高三要补习的课程是六门,小学只是数语外三门,不能仅以单科数字做对比。但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是,高三辅导班只是学校课程的补充,正常情况下辅导班讲的内容,学校也会讲,老师也会为了升学率努力,但小学则不然。”有教育界人士表示,“家长在小学六年辅导班所花的费用,可能会高过高中三年,但获得的效果却非常有限。”

治本需要提高中小学教学质量